灰兮灰已,希望我们永远记得彼此。
无八方之敌,却心生惶恐,无四方烽火,却不知该何去。
真希望,回到那个蝉鸣而又热烈夏季,回到那天,好好的说一声我走了,后会无期。
一个人的时候,难免想起了以前的人,以前的事,那熟悉的教室,可最终离别的纸飞机,也没飞到对面的寝室里。
刚毕业时,我们像刚出笼的鸟儿,充满了快乐与疯狂,不夜之夜,不醒之天。
可终究没有不散的宴席,没有不退去的江湖,所说你我的故事,写书人怎明了,可游子思故里,归雁传家信。有时候等夜深人静,又想起那熟悉的街道,虽然破破烂烂,却有自己熟悉的味道,那飘香的米粉,也难以再有机会去品尝,等终有一天,我会回到那个地方,永不不在离开。
也许,只有等失去才会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
纵使晴明无雨色,入云深处亦沾衣
不过吧,也盼来了开学。憧憬的大学生活和老师描述的大学一样,现实的大学和大海一样,广阔且深不可测。还没准备好,船已经离开了岸边,没人知道,它会驶向何处,只知道,他没有回头的选择。
也许每个人都和我一样,迷茫了
不过也许有人会有所准备,带好了指南针
回不去的昨天,永远在明天的明天,路上的人也不会永远陪你走下去,只会多年之后,匆匆一聚又别离,各自又奔向四面八方,可这时候,我们不在彷徨,我们都有了各自的敌人
总有一天,我们会再见,我的故友

最后修改日期:2020年11月5日

作者

留言

撰写回覆或留言

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。